南寧市江南區:村裡有了“排頭兵” 脫貧有了“領頭雁”

彭遠賀

2019年04月27日18:08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在脫貧攻堅戰場上,基層干部在宣講扶貧政策、整合扶貧資源、分配扶貧資金、推動扶貧項目落地等方面具有關鍵作用。廣大基層干部與貧困群眾接觸最頻繁,聯系最緊密,是落實黨和國家扶貧政策最關鍵的最后一公裡,是消滅貧困的“排頭兵”。

有的基層干部還“身先士卒”,當起“領頭雁”,親自發展扶貧產業並獲得成功,讓群眾看在眼裡、信在心裡,從而手把手引導貧困戶自力更生,有效帶動群眾脫貧致富。

把貧困戶當親人 “排頭兵”助力大翻身

一年前,廣西南寧市江南區江西鎮那廊村圩上坡的莫建清,一家四口還擠在簡易搭建的不足十平方米的危房裡,家徒四壁,而牆壁還四處漏風,真正的一貧如洗、一無所有。

莫建清家以前的住房

“當我第一次來到老莫家,我流眼淚了。”軍人出身的朱成剛談起莫建清以前的狀況,心裡依然不平靜。“我想任何一個稍微有點愛心的人,看到那樣的生存環境,不說像我一樣流淚,至少也會心發酸。”

2018年6月,朱成剛作為對口扶貧干部,對莫建清一家進行幫扶。“我當時下定決心,一定要幫這戶家庭打個翻身仗!”

63歲的莫建清曾經因中風左半身癱瘓,經過兜底保障支持的治療有所好轉,但仍無甚勞動能力。他的妻子雖然隻有30多歲,但是患有輕度智障,勞動能力低弱﹔兩個孩子一個四歲,另一個還在上初中。

情況萬般棘手,但朱成剛章法不亂。“像老莫家這樣的特困家庭,必須把解決當前的現實困難和和長遠問題結合起來,制定非常具體、詳細的脫貧計劃。”朱成剛說,“當前的現實問題,首先要進行危舊房改造,解決其基本生活問題、改善居家環境,然后再想辦法使其實現基本的自力更生。”

計劃妥當,朱成剛從易到難、分步實施幫扶。跟蹤落實養老金、申請危房改造資金、修建新房……對莫建清一家的幫扶工作穩扎穩打地開展。

解決老問題,新問題也隨之出現。“危房改造隻負責建好房子,通水通電,但不包括添置家具家電等生活用品。”朱成剛早就把老莫一家當成親人,所以各方面的問題都想得周到。

在開始實施幫扶時,朱成剛就通過微信朋友圈等渠道把莫建清家的狀況發布出來,引發包括戰友在內的朋友踴躍捐錢捐物。在危房改造過程中,朱成剛也不斷地將進展分享到朋友圈。“其實很多朋友都有回饋社會的想法,只是沒找到覺得合適的方式,我這樣做是提供一個渠道,也讓大家看到狀況在切切實實地發生變化,堅定朋友們一起幫扶的信心。”

莫建清家新房內景

朱成剛通過朋友“圈”來愛心捐助,莫建清新家的家具家電乃至生活必需品都有了著落,床、被子、衣服、衣櫃、桌椅、電視機、電飯鍋……

“現在什麼都有了,連裝衣服的櫃子都幫我買好了,我做夢也想不到幸福會來得那麼快。”莫建清太高興了,也非常感激。“特別是住進了新房子,不然哪一天舊房子塌下來,我們連性命都難保。黨組織、政府和干部、愛心人士實實在在幫了我家!”

這只是朱成剛幫扶計劃的開始。為了讓勞動力低弱的老莫家有收入來源,朱成剛費了不少周折,終於打聽到一個“閑差事”——江西鎮人和生態農業示范基地的幫工。“因為老莫和妻子都沒有多大的勞動能力,所以他們在基地的工作只是簡單的看護幫工,兩個人一個月收入大概一千元。”

在朱成剛看來,安排老莫和妻子就業,既有開辟家庭收入來源的作用,更有激發內生動力的意義。“讓他們知道,付出適當的勞動,才能獲得一定的報酬,這樣有助於杜絕‘等靠要’思想。”朱成剛意味深長地說。

朱成剛深知,老莫家的希望在兩個孩子身上。“幫扶老莫家最根本的還是鼓勵、扶持他的兩個孩子好好讀書。等孩子都中專或大專畢業並順利就業,老莫家才算真正翻身了。這是長遠之計、治本之策,也是我最關心的問題。”

如今,朱成剛把老莫家兩個孩子的學業問題放在第一位。最近,他正忙著為老莫家即將初中畢業的大女兒聯系一家中專。“雖然她的學習成績很不好,但也不能初中畢業就算了,讀個中專學點技術,以后就業會更有保障一些。”朱成剛說。“路漫漫其修遠兮”,老莫家離真正脫貧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朱成剛將繼續“上下而求索”。

“把脫貧攻堅當事業干,把貧困戶當親人。他的幫扶做法,為深入推進脫貧攻堅起到十分重要的示范作用,其他駐村隊員、幫扶責任人紛紛效仿。”南寧市江南區委宣傳部副部長郭超前說。

“鴿”書記勇立潮頭 熱心擔道助脫貧

“咕咕……咕咕……”走在江南區江西鎮同寧村的各個村屯裡,不時聽到鴿子的叫喚聲此起彼伏。

說不清到底是誰家最先養鴿子的,但是通過養鴿子給村裡帶來脫貧致富希望的,村裡人都首推“鴿書記”——同寧村團支部書記許國增。

2012年之前,許國增還不是村民口裡的“鴿書記”,只是千千萬萬的打工仔之一。“高中畢業就去深圳打工,工資不高,每年還回不了幾次家,每次來回也趕上節假日,往返車費都花費很多。”回首過去,許國增感慨良多。

2012年,許國增返鄉建設養鴿廠開始創業,但創業之路並非一帆風順。許國增開始隻憑一股干勁往前沖,對養殖技術、風險防范措施掌握不到位,沒能抵抗2014年的禽流感。“1800對種鴿死了差不多一半,養鴿場幾乎要倒閉,感覺天都要塌了!”

在政府有關政策的扶持下,許國增免費得到了疫苗和技術指導,通過積極探索,攻克難關,他的養鴿場從原先的人工喂養模式逐漸轉變為孵化半自動化、喂料全自動化養殖模式。“我現在已經有了比較過硬的養鴿獨家食料配方和養殖技術。”許國增說。

“沒幾年他家就起了房、買了車,村裡好多人都心動了。”同寧村貧困戶許國鋒說。一時間,許國增成了村裡小有名氣的致富能手,他養鴿致富的過程,村民都看在眼裡,也心生向往。

“一個人富不叫富,全村人富了才是富。”看著村裡眾多的貧困戶,已當上村裡團支書的許國增感受到自己肩上的責任,點燃了創業帶富的激情。

許國增迅速行動起來。首先,他積極組織發動全村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到自己的養鴿場清理鴿糞、打掃衛生,增加貧困戶的收入。

許國增不僅想方設法給貧困戶增加收入,還積極傳授養鴿技術。“在他那裡打工,一年下來也有近2萬元的收入,而且可以‘實戰’學習養殖技術,有不明白的可以馬上問,他總是手把手地教我。”才一年多,在許國增養鴿場工作的許國鋒就掌握了養鴿子的技術。

此外,依托團支部,許國增從廣東邀請養鴿專業人員到同寧村講課,帶養殖戶去外地的養殖場交流學習,並定期組織養殖戶分享技術。

自己養鴿,需要建設養鴿場。“修建養鴿場和購買必要設備的成本,需要10萬至15萬元。”村裡有養鴿意願的貧困戶為此犯了愁。

“鴿書記”許國增積極向上級反映,爭取扶持政策,並組織村團支部干部以“一對一”的形式,幫助大伙成功申請小額扶貧貸款或貼息貸款,解決村民自建養鴿場的資金問題。

許國鋒養鴿場裡的鴿子下蛋了

在“鴿書記”的幫助下,許國鋒申請了小額扶貧貸款,並與其大哥許國良合伙,建成了自己的養鴿場。“肉鴿養殖見效快,一對肉鴿一次下蛋2枚,孵化后25天乳鴿就可以出欄。隻要管理得好,脫貧肯定沒問題。”許國增積極地鼓勵許國鋒。

“村裡的養鴿戶每月每1000對鴿子可以增加萬元以上的收入。”許國增自豪地說。如今,許國鋒每天都在自己的養鴿場裡不亦樂乎地忙前忙后,“脫貧應該不成問題了”。

在“鴿書記”的引領下,同寧村裡的肉鴿養殖戶已經有30多戶,很多貧困戶都覺得自己脫貧有了希望。

“鴿書記”擔道義的精神,感染了同寧村婦女主任、養鴿大戶之一覃海娟。

覃海娟喂養肉鴿

覃海娟夫婦通過自身努力發展肉鴿養殖,在同寧村,尤其是在婦女心目中,也頗有影響力。目前,覃海娟已帶動包括3戶貧困戶在內的30戶村民養殖肉鴿,其中,帶動的婦女有60人。他們共養殖肉鴿8萬余羽,月出欄2萬余羽,每戶年純收入都有8萬元。2016年,覃海娟帶動的3戶貧困戶全部脫貧。覃海娟還帶動婦女種植芒果、堅果、珍珠李、百香果等。

在“領頭雁”的帶領下,同寧村正穩步走在致富奔小康的路上。(完)

(責編:李敏軍、陳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