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刊亭:“停”還是“挺”?

朱曉玲、實習生羅月穎

2019年04月22日17:18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隨著數字化閱讀時代的到來,作為陪伴一代人成長的報刊亭早已變了模樣。4月23日“世界讀書日”來臨之際,本網對南寧市多個報刊亭進行了走訪。

滿滿當當的零食和飲料挂在報刊亭前

“現在報刊亭很難做的,基本沒有什麼收入。”

早上7點開門,晚上10點關門,李進十幾年如一日的生活一直圍繞一間不到5平方米的報刊亭。灰白色的亭子坐落在廣西南寧市西鄉塘區火炬路一側的走道上,支架上擺著各類書籍和報刊。小小的亭子幾乎容納不下所有的報刊、書籍,許多熱銷的、新到的書刊隻能用夾子夾著挂在亭子前。

報紙和雜志的種類雖多,但是買的人卻寥寥無幾。李進說:“手機信息太發達了,人們現在都不看報紙和雜志了。現在這些報紙,一天能賣出去40份左右就算不錯了,以前一天能賣幾百份。現在賣得還可以的就是《青年文摘》《花火》《參考消息》,主要是學生和老人來買。”

已經關停的報刊亭

廣西大學正門有兩家報刊亭,其中一家已經關停。另外一家報刊亭,零食、飲料擺滿了櫃台,櫃台上不顯眼處放著《南寧晚報》《南國早報》兩份報紙,報刊亭裡擺放著一台冰箱。

為了貼補家用,50多歲的廖明(化名)去年9月從玉林來到南寧,在兒子廖格承包的報刊亭幫忙。廖明算了一筆賬,一個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月利潤剛抵消租金,剩余的沒有多少。“還以為會有多高收入,沒想到掉入了新坑”。

由於報刊亭位於公交站和地鐵口交接的地方,光顧的人不少,他們買水、飲料、口香糖或者問路,但詢問書報雜志的卻沒有幾個。“一份報紙才賣2毛錢,手機上信息那麼豐富又新鮮,年輕人基本不會買報紙來看的。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我們就不做了。”廖明說。

隨著手機的普及,微博、微信、APP等網絡閱讀平台的興起,報刊書籍所佔的比例越來越小,報刊亭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什麼都不讓賣,什麼都不讓做。想生存下去,就不能管得太多了。”廖明說。

報刊亭如何才能“生存”下去?廖明建議拓寬報刊亭的經營業務,在報刊亭設立話費、公交卡充值點,代售汽車票、火車票,令報刊亭更多元化,更加便民利民,同時增加報刊亭的收入。

廣西大學勤工助學報刊亭

在廣西大學的校園裡,有兩個勤工助學報刊亭和一個報刊零售點還在銷售報刊。兩個勤工助學報刊亭從2008年開始設立運營,東校園和西校園各有一個,除了賣報刊、雜志這類紙質讀物,還兼售文具、明信片以及英語四六級資料。勤工助學報刊亭由學生自主管理經營,意在拓展勤工助學崗位的同時加強校園文化建設。

廣西大學勤工助學報刊亭售賣的明信片

學校裡報刊亭的經營銷售仍有市場需求。為了更廣泛地傳播校園信息,廣西大學從2018年起在兩個勤工助學報刊亭附近增加了電子屏幕,有效吸引了來往的師生。勤工助學報刊亭每天早上7時20分左右開始營業,晚上10時10分左右關門。值早班的同學每天都會提前來到報刊亭,將書籍分類整理擺放好。值班的吳同學說:“每天賣出去的書籍還是很多的,特別是《讀者》《Vista看天下》。有新刊到的話,賣得更好,一天能有將近1000元的收入。”(完)

(責編:陳露露、許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