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鐘山縣一女教師用單車挑戰川藏南線

【查看原圖】
任桂秀登上海拔5130米東達山
任桂秀登上海拔5130米東達山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2019年02月18日17:22

人民網鐘山2月18日電 途經高山峽谷、急流險道、雪山草甸、天路十八彎、七十二道拐,800公裡不斷上升的“槽溝狀地質破碎路段”,塌方飛石時有發生……這是2142公裡川藏南線的真實畫面。

然而,在廣西賀州鐘山縣,卻有這樣一個女教師,和一名隊友騎著自行車歷經20多天的長途跋涉,翻越14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跨越金沙江、瀾滄江、怒江、雅魯藏布江、念青唐古拉山脈和岡底斯山脈,穿越大渡河、雅礱江、二郎山、折多山和高爾寺山,歷盡艱辛征服了號稱“中國路況最險峻、通行難度最大”的川藏南線。

她叫任桂秀,鐘山縣第一中學女教師、鐘山縣自行車協會“行者·在路上”騎行俱樂部隊員。2017年至2018年期間,她先后完成賀州昭平黃姚、桂林陽朔、湖南路口鎮、海南、川藏南線等地的自行車騎行之旅,近年來騎行總路程超過1萬公裡。今年2月16日至17日,她和2名隊友又完成了湖南寧遠縣九凝山192公裡的自行車騎行之旅。

兒子鼓勵媽媽騎行

“媽媽,騎行不僅能鍛煉身體,而且能鍛煉耐力和毅力,還能一路觀賞到許多美麗的風景,您應該騎自行車四處走走,感受騎行的樂趣。”2017年春節過后,任桂秀的兒子大學畢業進入實習期,就把自行車放在家裡,並鼓勵媽媽騎行。

同年,任桂秀加入鐘山縣自行車協會,此后,在賀州鄉村,時常會看到任桂秀騎行的身影。

2017年暑假,任桂秀的兒子帶著媽媽先后完成賀州昭平黃姚、湖南路口鎮等地的自行車之旅。2018年2月,海南出現大霧,出島車輛大量嚴重滯留,滯留車輛超過10000輛,堵車裡程一度達10公裡。就在當時,任桂秀在網上約了一個重慶女教師,用了9天的時間,完成了繞行海南島800多公裡的自行車騎行之旅。

不顧隊友勸告 挑戰川藏南線

“中國那麼大,到處都有美麗的風景。川藏南線,那麼凶險的地方,險情隨時發生,你干嘛偏要去?”當任桂秀告訴隊友要騎單車挑戰川藏南線時,許多隊友都勸她不要冒險前往。

面對隊友的勸告,任桂秀說,這條線路很多人都騎過,此前在廣西大學就讀的兒子也走過,且自己經過了前段時間的騎行鍛煉,相信自己能行。就這樣,她不顧隊友勸告,毅然決定和隊友李建新挑戰川藏南線。

2018年7月8日,任桂秀和隊友李建新從成都出發,開始了充滿艱辛、凶險和傳奇色彩的川藏行。

理塘(海拔4014.187米)隸屬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地處川西高寒草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城市之一。據任桂秀回憶,到達這裡的第一天,隊友李建新出現了失眠、頭痛、惡心嘔吐、吃不下、四肢無力、呼吸困難等高原反應。休整一天后,倆人繼續前行。

過了金沙江大橋進入西藏境內,有一段約50公裡的險路,一邊是被湍急江水掏空的路基,一邊是懸崖峭壁,路面僅僅容得下一輛大貨車通行,稍有不慎,就會有被大貨車擠下懸崖的危險,騎行在這個凶險的路段,才真正體驗到什麼叫驚心動魄,當時任桂秀曾一度想放棄騎行,最后還是克服了恐懼,咬牙堅持下來。

任桂秀說,出發前最最擔心的高原反應自己沒有出現,一路上讓她膽戰心驚的不是山高路遠,而是擦身呼嘯而過的大貨車,還有隨時可能出現的落石和塌方,眼觀路邊下面咆哮的金沙江,耳聽激浪撞擊路基發出的巨大響聲,現在回想起那些驚險場景還心有余悸。到達東達山的前一個晚上,他們在山腳下的一個客棧住宿。當晚下起了大暴雨,電閃雷鳴、狂風大作,震耳欲聾的雷聲伴隨著狂風暴雨沖擊窗戶的噼啪聲不絕於耳。加上又停電,客棧四周圍都是黑乎乎的一片,躺在床上徹夜難眠,腦海裡不時呈現以往在電視上看到的山體滑坡、泥石流等驚恐畫面。

第二天雨停了,任桂秀和隊友李建新開始征戰海拔5000米以上的東達山。途中,不時有貨車司機提供食品、飲料等,並詢問是否需要搭順風車,但是都被他們婉言謝絕了。最后,他們堅持騎行登上了東達山山頂。

據悉,走川藏線途徑米拉山,十有八九會遇上大風雪,天氣冷且不說,更有獵獵寒風侵襲,這樣惡劣的環境,讓人避之而尤恐不及。甚至一些專門去川藏線旅游的朋友都不願意在米拉山埡口下車觀景。然而,這樣的一座海拔5013米的高山也被任桂秀和隊友李建新征服了。

20多天的長途跋涉,經雅江、理塘、巴塘,進入西藏芒康,再經八宿、波密、林芝到拉薩,歷盡艱辛,任桂秀和隊友李建新終於成功抵達拉薩,完成了川藏南線的傳奇之旅。

滿滿的收獲值得回味

“對於喜歡旅行和騎行的人來說,川藏南線是一條欲罷不能的道路,你隻有走過,才能感受到。還好,謝天謝地,一切都過去了,川藏之行過程很艱難,但很精彩,歷經的酸甜苦辣成了刻骨銘心的美好記憶,值得終身回味。”任桂秀說,“一晃已過了半輩子,有些事情現在不去做,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再去做了。趁現在腿腳還利索,趁現在還有那麼點夢想和激情,騎著單車到拉薩,原以為不能實現的夢想現在終於實現了。”

任桂秀在她的旅行日記裡寫到:經歷風吹日晒雨淋,創造無數騎跡,一路有征戰昭平南山茶海的汗水,有騎行桂林、陽朔與美麗風景親密接觸的興奮,更有騎行西藏拉薩的堅毅。隊旗一次次在美麗鄉村迎風飄揚,從南海之濱飄到雪域高原。那些撼人心魂的場面,那些美麗的風景,那些艱辛和汗水早已更迭化為一種信念與滿足。沒有轉不過的彎,沒有爬不過的坡,沒有跨不過的坎,人生之路亦如此。騎樂無窮,騎行是享受運動、走進自然、放飛夢想、收獲健康、宣傳環保的過程﹔騎行讓生活更美好,讓自己變得更堅韌﹔騎行能激發自己最深的潛能,不怕路長,隻怕心老,讓不老的青春以不一樣的方式綻放。(廖超文)

分享到:
(責編:劉佳、伍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