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護士杜麗群:勇闖“禁區”,以愛抗艾

2019年01月07日16:06  來源:自治區婦聯宣傳部
 
原標題:婦女十二大代表風採 | 最美護士杜麗群:勇闖“禁區”,以愛抗艾

\

杜麗群(左一)在中國婦女十二大會場外

聞名的“防艾斗士”杜麗群是咱們的老朋友了,她2017年獲評為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同年當選為黨的十九大代表。

此次參加中國婦女十二大她說:我一定要認真學習領會大會精神,回去把大會精神帶給各位姐妹,做好今后的工作,毫不動搖堅持黨的領導,以最好的姿態展現巾幗風貌。

今天,讓我們來重溫一下杜麗群的先進事跡——

杜麗群,中共黨員,1965年2月出生,大專文化,副主任護師,1984年7月參加工作。現為南寧市第四人民醫院艾滋病科護士長。先后榮獲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白求恩”獎章、第45屆“南丁格爾”獎章、全國“最美醫生”、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等50余項稱號。

自2005年以來,杜麗群主動請纓擔任艾滋病科護士長以來,她護理過的艾滋病患者超過1萬人,抗病毒治療患者超過5000人。整整13年,她跑遍了廣西百色、桂林、河池、崇左等地,為廣西省內2000多名醫護工作者講授艾滋病防護知識。

\

工作再難也得有人去做 

2005年,我們醫院准備成立艾滋病科,專科收治艾滋病患者。這還是一個“談艾色變”的年代,再加上潛在的職業暴露風險,護士們大都不願意到艾滋病科工作。我知道大家不理解。沒人願意去這個剛組建的艾滋病科工作,但艾滋病科工作的開展又迫在眉睫,既然別人不敢做、不願做,就讓我來吧。所以,我就去了。有些工作很難,但總得有人去做。難題就擺在那裡,去做出改變,才有解決的可能。

艾滋病護理最難的不是身體,而是精神 

2005年8月,我遇到了我護理生涯中的一個最大挑戰。艾滋病患者阿友是一個全身潰爛的病人,身上幾乎沒有一塊皮膚是完整的,每次翻身,潰爛的皮膚都會粘在床單上。當時我們科很多小護士都是剛從學校畢業,看著體無完膚的阿友,沒一個人敢上前,連陪護阿友的家屬聞到惡臭后也紛紛避讓。 我就自己穿戴著防護設備到阿友病床前護理,操作時聞到惡臭覺得陣陣惡心的時候,真的實在受不了我就會跑到衛生間嘔吐,然后回來接著護理。畢竟,如果當時我不以身作則,護士們就更不敢去了。如果連我們都打退堂鼓了,艾滋病患者就真的沒有地方看病了。

“對待艾滋病患者,我們要以心換心,以愛抗艾。病人們的求生欲望都很強烈,隻有我們不放棄,他們才不會自暴自棄。”這是我經常對我的護理團隊說的話。 我發現,患者對“艾滋病”這個詞普遍比較敏感和忌諱。因此,我講話就比較注意。我經常用“我們這個病”代替艾滋病三個字,很多病人聽了就會覺得我在照顧他們的感受,就會很信任我,把心裡話也跟我說。

\

很多病人是因為靜脈注射毒品感染艾滋病。對於這些病人,跟他們溝通的難度比其他病人更大。毒癮發作時,這些病人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很多患者沒錢吸毒就會偷東西,偷病房患友的手機,偷醫生的手機。有時候抓住他偷手機,問他在干嘛,他就說:“我想看你手機是什麼牌子呀!”

還有一個吸毒病患,很愛鬧事,我就主動找他聊天,了解他的過去。一旦發現他的優點,我就會鼓勵他,讓他配合治療,想辦法戒毒。這名患者也跟我說,吸毒后很對不起家人,為了要錢買毒品,他還曾用刀威脅過自己的母親,現在覺得很對不起她。后來,過了兩三年,他又來住院,還跟我說:“護士長,過去我確實不懂事,搞得你們惶惶不安,覺得很抱歉。”

我感覺,越害怕病患的行為,他們越容易做出危險的事情,所以一定要和患者耐心交流。要為患者“治身”,更要為他們“治心”。無論面對危險還是絕望,溫暖能化解所有冰封的心。

我想讓世界少些對艾滋病的偏見

成立艾滋病科的第一年,醫院給我們換病床,請了臨時工來拆床。結果工人來了,聽說這個科室收治的是艾滋病人,半個小時內都跑了,我們隻能自己拆床。 全國有關艾滋病防護知識的宣傳,每年12月1日都會開展。但是懂艾滋病的人早就懂了,不懂艾滋病的人依然不懂,尤其是在偏僻的鄉村,農民工比較聚集的地方,還有中老年人群體,防護意識非常淡薄。

本來我們的任務只是在醫院治療,可我們希望盡可能多地把防艾知識傳播出去,於是我們科室成立了志願服務隊,會定期到社區、學校、工地、企業進行艾滋病的防護知識宣傳。

有很多人聽了后會說,“我們不需要。”去年輕人多的企業,他們也會起哄,但我們不會因為這樣就不好意思。要知道,艾滋病作為一種慢性病,潛伏期有的幾年,有的十幾年,很多都沒有及時發現。所以到我這裡來的病人,往往是混合感染,病情都比較重,治療相對比較難。

2017年12月,我去高校參加活動,開始遇到一些問題。談到“性”,很多年輕人覺得不好意思,想得很淺,但是在跟我們進一步的討論中,他們會發現“性”包含的不僅是愛情,更是對自己和下一代的健康負責,很多年輕人聽了都會很理性地對待這個問題。

事實上,隻有早發現、早治療,才能有效預防艾滋病。

我們對艾滋病的護理手段,相比於科室剛成立的時候,改觀還是很大的。過去我們科總共才十幾個人,現在護理工作者達到了100多人。過去我們隻有一個艾滋病科室,現在有三個科室,內外科婦產科分開。還安排了三個專門的艾滋病病區,門診也有專門的醫護人員。由於治療條件好,病患的生存率提升。另外,防護水平也提升了。比如抽血、輸液,過去容易遇到針刺傷等職業危險。現在,我們有安全型的採血針,輸液除了用靜脈留置針,現在還採用無針輸液器,避免了針刺傷帶來的感染。 我想讓世界少些對艾滋病的偏見,擁抱他們,我想為這個特殊群體奉獻特別的愛,為每一個生命的尊嚴與希望站崗。

(責編:許藎文、龐冠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