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根據國家政策,廣西科研機構實行改革轉制,從原事業單位改制為企業,接受市場經濟的“洗禮”,沒了體制的庇護——

看轉制科研院所如何找飯吃

沈泉池 劉冰

2018年12月07日18:35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每天早上都會有很多市民來到“陽光早餐”攤點購買早餐

饅頭、豆沙包、香菇雞肉粥、糯米雞……每天清晨,遍布廣西南寧市街頭的“陽光早餐”點擠滿了買早點的市民。一份小小的“陽光早餐”暖了眾多早起上班族的心。

2002年,廣西南寧市啟動政府“陽光早餐”工程,作為南寧市最早承辦政府早餐企業之一的廣西宏桂集團輕工業科學技術研究院(下稱“輕工院”),也隨著其“陽光早餐”產業化經營,從小到大,由弱變強。

一家科研院所為何做起了早餐行業?

原來,在2000年時,根據國家深化科研機構管理體制改革實施的意見,輕工院被列為廣西技術開發類科研機構改革轉制單位。轉眼間,從政府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變成了要自己找飯吃的企業,輕工院成了“沒媽的孩子”。

一半的科研人員退休或出走

“就像一個小孩突然斷奶,叫你自己去找奶喝。”輕工院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程勁芝回憶起該院剛剛轉制時的困難仍然記憶猶新。

由事業單位變企業,對於端貫“鐵飯碗”的許多職工來說,是難以接受的。

根據當時的轉制政策,年滿50歲的科研人員可選擇提前退休。“這造成許多年齡大但經驗豐富的科研專家直接選擇退休,年富力強但沒達到退休條件的科研人員則跳槽去了大專院校當老師,或到政府部門任職。”程勁芝說,當時輕工院一半的科研人員都走了。

人才流失、市場觀念不強、自身實力不夠是轉制院所碰到的大問題。從市場中摸爬滾打成長起來的企業高管程勁芝,在轉制的關鍵階段,來到輕工院擔任副院長,與輕工院留下來二十多名骨干一起,挑起了改革謀生發展的艱巨任務。

“出路隻有一條,利用自身的優勢,進入市場,放手一搏。”程勁芝深知這一點。2002年年底,南寧市政府啟動政府早餐工程,輕工院的骨干們,從中看到了商機。

作為1961年建院的老牌科研院所,食品技術研發一直是輕工院的看家本領之一。經過反復比較和向沿海發達城市學習取經,當時的班子成員決定進入啟動資金較少、自身在食品行業有研發優勢的早餐行業。

從做早餐開始破局

萬事總是開頭難。“很多人認為早餐不就是做包子饅頭嗎!可我們搞科研的知道,隻有工業化、標准化的生產才能保証食品安全和質量,才能確保效率和效益。”程勁芝說,按現在的銷量算,一天生產8萬個包子、幾萬杯粥和飲品,靠作坊式的手工生產是不可能的,不但成本高,效率也低下,必須實現自動化。

為了解決生產用地問題,輕工院向南寧國家經濟技術開發區申購了36畝土地,並廣招經營管理人才,還從台灣引進了當時先進的包子生產線。同時,發揮自身的科研優勢,自主研發設計了粥品豆漿等飲品的自動化生產線。

工人們正在早餐生產線上制作早餐

經過半年緊密鑼鼓的趕工,2003年7月,一條年產1500萬份的早餐食品生產線正式投產。

起步確實艱難。程勁芝回憶,他當時和工人們在生產車間的辦公室住了三個月,面對面、手把手的和工人們把一個個問題解決好。同年8月,輕工院第一家早餐公司——南寧萬宇食品有限公司應運而生。

“作為政府早餐工程,食品質量和安全一點都不能馬虎。”程勁芝說,採購回來的原料,用什麼油,什麼面粉都要向食藥監部門報備。生產車間攝像頭要全覆蓋,如果出了問題,保証每一樣產品都能查到問題的源頭。

為了做好市場監管,輕工院還成立了幾十人的督導隊伍,聘請了社會監督員,每天對終端銷售網點進行監督檢查,嚴禁網點出售私貨和過期產品。

就這樣,輕工院從無到有,成功摸索建立了一套“政府早餐工程”管理運作模式。15年的發展,目前輕工院的“陽光早餐”已發展到南寧、欽州等多個廣西城市,網點數已近千個,每天為市民提供約20萬份早餐食品。早餐研發生產、經營的整體技術,也被安徽、上海等全國幾十家企業引進。

多項科研成果產業化

廣西利用輕工院80年代“賴氨酸的研制”技術,建成年產3000噸的賴氨酸生產線,生產能力和技術水平達到世界先進水平。

該院“固定化酵母制酒精技術”被連續列入國家“八五”和“九五”重點科技推廣計劃,並在全國一百多家酒精生產企業進行推廣。

這些都是輕工院根據市場需求,把自身科研成果轉化成生產效益的例子。近年來,輕工院自主研發的“木薯原料生產酒精廢液回用技術”“酒精無酸發酵技術”“制糖氣浮清淨工藝”等技術也處於國內領先水平,並實現成果轉化。

科研人員在進行科學實驗

2016年,輕工院從自治區國資委劃歸到廣西大型國有獨資企業廣西宏桂集團管理,發展也駛入了快車道。在宏桂集團的支持下,輕工院以產業化所得反哺科研,不斷引進科技人才,在制糖、發酵、食品、生化等行業技術取得新突破。

今年,在國有企業深化改革不斷推進下,宏桂集團調整科研院所產業布局,力推輕工院、塑料所、電子所公司制改制工作,實現“三所合一”,組建“廣西輕工業科學技術研究院有限公司”,通過公司制改制、資產重組、吸收合並等多種方式,輕工院又迎來了新的機遇。

“從改制初期的產值不足千萬,利潤不足百萬到今年產值近2億元,利潤破2千萬,這些都得益於改革創新。”程勁芝有感而發,輕工院克服了轉制初期大量科技人才流失、人心不穩、生存壓力大等困難,逐步度過“陣痛期”,並向著高質量發展邁進。

(責編:龐冠華、許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