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金秀:挪“窮窩”  換新顏  改“窮業”

【查看原圖】
金秀瑤族自治縣六段瑤寨易地扶貧搬遷項目(吳明江/攝)
金秀瑤族自治縣六段瑤寨易地扶貧搬遷項目(吳明江/攝)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2018年11月28日03:29

人民網金秀11月28日電 走進金秀瑤族自治縣金秀鎮六段瑤寨“拉伽秘境”,一排排鱗次櫛比的新房在新能源路燈的照射下,顯得格外的溫馨。三三兩兩的群眾坐在屋前,不時傳來陣陣歡笑聲,到處一派安詳和諧的場景……很難想象,這是一個從農田上破土動工的易地扶貧搬遷村庄。

“十三五”期間,金秀瑤族自治縣將易地扶貧搬遷作為脫貧攻堅戰、改善民生的重要戰場,並將易地扶貧搬遷、安居富民、新農村建設和產業帶動等結合起來,幫助金秀大瑤山的瑤胞們 “挪窮窩、改窮貌、拔窮根”,開啟了瑤胞幸福新生活。

挪“窮窩” 搬出幸福新生活

“感謝黨的好政策,砌好房子給我住﹔感謝黨的好政策,讓我過上好日子……”74歲的莫秀明在自家屋前高興地唱起了山歌。

搬遷前,莫秀明夫妻與二兒子居住在六段屯舊村的老房子裡,得益於易地扶貧搬遷政策,莫秀明一家在今年中秋節這一天正式搬出了祖祖輩輩生活了350年的老房子,搬進了配套完善的“高大上”靚麗新房。

“以前一到雨天,屋頭外面下著大雨,我們就用水盆接著屋頭裡面的小雨。現在都不用擔心了,晚上隻管放心睡!”談及搬遷前后的變化,莫秀明臉上泛出了腼腆的笑容,“我們家今年的喜事還不少,不僅搬進了新房子,我的孫女還考上了桂林理工大學會計專業哩!”

莫秀明說,目前家裡的經濟來源為杉樹2畝,野生茶3畝,孫女大學期間有教育扶貧的政策幫扶,“聽說老房子還要讓老板來投資搞旅游,我一點都不擔心脫不了貧。隻要我們一家齊心協力,靠著黨和政府的好政策,日子肯定會越過越好!”

和莫秀明一家一同入住“拉伽秘境”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搬出”幸福新生活的,目前已有82戶298人。

“舊村排水防洪設施很不完善,一到雨季村寨經常會受到洪水侵襲。2016年有一個晚上下暴雨,我想起蘇勝剛的房子是危房,我連夜找到他家裡去勸他馬上轉移。那個時候啊,每到下雨天晚上睡覺都是提心吊膽的。”六段村黨總支部書記蘇有利介紹道,六段屯舊村屬於易受災區域。由於舊村地處狹長的山谷地帶,村民的房子佔地面積都比較狹小,人均面積不足13平方米,而且大多都是人畜混居,非常陰暗潮濕,居住條件十分惡劣。“當時也有一些群眾抱著’寧守窮圈子,也不挪攤子’的思想拒絕搬遷。最后我們開了3次村民大會,跟鄉親們講解了縣裡和鎮裡面對六段屯的規劃,打消了他們的顧慮。到后來,就算是在縣城裡面買了房子的村民,為了村裡面的發展,也自願拿出了自家的土地來給政府搞建設。”

“現在就算台風天,支書都不用操心我們的危房會不會塌了。”圓了安居夢的村民們豎起了大拇指,直夸新村好,與先前居住的地方相比,“就像從糠籮裡跳進了米籮裡”。

換新顏 古老瑤寨展新貌

搬遷只是手段,脫貧致富才是目的。為實現易地扶貧搬遷新寨有主導產業、貧困戶有增收門路、勞動者有增收技能的目標,金秀鎮將“拉伽秘境”茶山瑤新寨的建設與舊村保護開發利用相結合,把新寨的功能和舊村的特色相融合,結合六段濃郁的茶山瑤民俗文化和周邊的千畝茶園景觀,通過“文旅結合、茶旅結合、茶文結合”的模式發展產業,帶動群眾打造現代特色農業核心示范區,確保每個搬遷戶都能“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

9月20日,金秀瑤族自治縣“中國農民豐收節”慶祝活動在金秀鎮六段瑤寨舉行。茶山上不時傳來陣陣歌聲,50多名茶山瑤同胞穿上民族服裝,雙手在茶尖上忙碌,將嫩茶芽一把把“飛”入茶簍,展現出一幅採秋茶的豐收畫卷。

“我承包的12畝茶園,全是無公害種植,每畝全年可採200公斤鮮茶,每公斤價格180-200元,估計今年收入超過5萬元。”六段村致富帶頭人蘇小平信心滿滿。2014年,他通過貸款,採購機器開辦茶廠,牽頭成立了茶業專業合作社,通過發展茶葉加工、網上銷售茶葉,蘇小平於2016年底成功脫貧。

在六段村,依靠茶葉致富的還有很多。古瑤寨建筑群的街盡頭,汪雲貴開了一家農產品展示體驗店,野生茶、野生靈芝、野生石斛等原生態土特產應有盡有。游客每逛完瑤寨,常到她的店裡歇息,品一品瑤山茶,買一些土特產。2016年,汪雲貴一戶脫貧摘帽。“我不僅通過網絡發布茶葉生長採摘制作過程和我們六段瑤寨特有的民俗文化活動,還與同伴一起拍了很多宣傳片,並在網上開設直播、組織村民策劃和排練‘阿咕節’民俗節慶表演。如今我就是想著怎樣把品牌建設起來,讓更多客戶認可六段瑤寨的生態農產品和民俗文化。”汪雲貴說道,2017年12月,汪雲貴在黨旗領航·電商扶貧“我為家鄉代言”活動中獲評為“金秀代言人”稱號。

瑤寨裡的“以茶會友”手工茶加工坊,是16歲就開始學習手工制茶的“90后”小伙蘇呈祥回鄉創業后打造的,他堅持手工制茶,在自家門上貼兩塊牌:“手工茶加工坊”“手工茶制作參觀點”。“游客到六段村,都喜歡進來參觀和選購,臨走前還會向我索要微信號。”蘇呈祥介紹道,每年他純手工制作的各種茶葉能達到500斤左右,總產值達10萬元,利潤約有3萬元,80%通過網絡電商平台銷住區內外。如今的他,時常穿上瑤服進山採茶,還不忘拍照片和視頻,發朋友圈為六段茶葉吆喝一聲。

“六段村位於全縣重點建設的“百裡瑤寨”精品旅游線上,是民俗旅游重點開發村,計劃建設的國家AAA級景區“拉伽部落”核心景區。六段民俗村發展旅游的前景十分廣闊。”據金秀鎮鎮長覃宏生介紹,為防產業單一,該村近年來還推廣食用菌、柑橘種植等,拓寬群眾收入來源。目前全村實施茶葉提級改造3500畝,種植生態菌種植65畝,種植中草藥350畝,全村群眾人均可支配收入穩步提升。

改“窮業” 科學規劃下好棋

當前,隨著易地扶貧搬遷政策的深入實施,像莫秀明、蘇小平一樣發生“變形計”的故事,正在大瑤山內上演。

地處大瑤山腹地的金秀瑤族自治縣,境內山高谷深,地形切割嚴重,民居地分散。而長期生活在大山之中的群眾,雖然勤勞、自立,但由於居住條件的“先天缺陷”,並沒有讓大家擺脫窮困的窘境。

數據顯示,2016年以來,金秀縣實施易地扶貧搬遷 2080戶7899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人口2017戶7647人。

“為了更好地‘啃下’易地扶貧搬遷這塊硬骨頭,我們要緊緊圍繞‘搬遷誰’‘怎麼搬’‘搬出來以后怎麼辦’的問題,將易地扶貧搬遷作為脫貧攻堅‘五場硬仗’的‘當頭炮’和重中之重,扎實精准推進易地扶貧搬遷工作。”在金秀縣2018年易地扶貧搬遷工作會議上,來賓市委常委、金秀縣委書記韋德斌強調。

因2017年易地扶貧搬遷項目建設進展遲緩而被列入“黑榜”的金秀,在此項工作中對標要求,痛定思痛,採取超常規措施,在去年下半年加快了項目建設力度,同時建立了“縣負責,鎮落實,移民到村,責任到戶,搬遷到人”的組織體系和工作運行機制。

壓實責任、包點督辦,是該縣在強力推進易地扶貧搬遷項目建設中的一項重要措施。該縣出台《金秀瑤族自治縣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工作獎懲暫行辦法》,將易地扶貧搬遷工作納入考評考核內容,並作為年終績效考核等次評定重要依據,各鄉(鎮)脫貧攻堅工作隊績效考核等次與所聯系鄉(鎮)挂鉤,進一步壓實縣、鄉(鎮)和部門主要領導的責任。同時,對集中安置項目實行縣領導和聯系部門領導“八包”責任制,即包建設進度、工程質量、資金監管、搬遷入住、產業發展、就業創業、穩定脫貧、考核驗收,涉及到縣、鄉(鎮)領導和部門領導多達14人﹔對分散安置項目則採取人盯戶的方式,對還未開工建房搬遷對象及時落實幫扶責任人、聯系村工作隊員進戶動員群眾立即開工建房,周末正常趕進度,力爭早日達到入住條件。

同時,金秀縣充分考慮安置點的就業容量和資源承載能力,借鑒金秀鎮六段瑤寨“拉伽秘境”經驗,統籌考慮並妥善解決好貧困群眾后續生產生活問題,做到“挪窮窩”與“換窮業”並舉、安居與樂業並重、搬遷與脫貧同步。穩定脫貧,關鍵要發展產業。因此,該縣在制定易地扶貧搬遷后續扶持工作方案時,建立健全建檔立卡搬遷戶脫貧檔案,定期對搬遷戶的產業發展、就業創業工作進行評估,確保后續扶持政策落實到位、幫扶工作扎實有效。鼓勵貧困戶立足本地資源優勢,大力發展水果、茶葉、中草藥等特色產業,形成山內鄉鎮發展以“茶葉+”為主、山外鄉鎮發展以“水果+”為主的多套餐產業扶貧模式,不斷增加貧困群眾經營性收入,實現穩定脫貧。截止目前,已扶持以水果、茶葉、中草藥、林木等為主要產業的覆蓋率達91%。

10月6日,桐木鎮集中安置項目“金秀·幸福裡”舉行分房儀式,全縣共173戶567名易地搬遷戶領到了“金鑰匙”。據悉,該縣2016年度316人任務已全部建成入住,2017年計劃安置建檔立卡搬遷人口6198人,建房完成率為100%,總可入住率為100%,全區縣份排名並列第1名﹔2018年計劃搬遷人數1133人(均為建檔立卡人口),其中分散安置項目計劃安置566人,開工率、建房完成率、可入住率均達100%。截至目前,2018年搬遷實現總開工率100%,總建房完成率100%,總可入住率100%。

易地扶貧搬遷的實施,正逐步改變著金秀大瑤山的農村面貌,助力產業興起,成千上萬的搬遷戶搭乘著這輛幸福的“列車”,開啟了幸福新生活,闊步邁上脫貧致富的康庄大道。

“我縣脫貧攻堅工作到了向‘硬骨頭’亮劍、向‘壁壘’開炮,攻堅拔寨、決戰決勝階段,2018年必須按期完成全縣‘脫貧摘帽’政治任務。”韋德斌說,金秀將以“不破樓蘭終不還”的信念誓與貧困作斗爭,誓與脫貧共榮辱,苦干實干,堅決打贏金秀大瑤山脫貧攻堅和全面小康決勝戰。(廖晨言、吳明江)

分享到:
(責編:吳明江、許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