賓陽:真情幫扶貧困戶 千裡尋親把夢圓

2018年10月15日15:44  來源:南寧日報
 

今年10月1日,對於賓陽縣露圩鎮黨委書記施天建而言,是放棄休息走訪貧困戶的一次常規幫扶。對於幫扶對象黎羅妹而言,施天建的這次走訪,卻重新喚醒了她對故鄉的記憶。原來,黎羅妹於1992年跟丈夫回到賓陽縣生活,因為文化程度不高,且記憶力差,語言交流不順暢,無法說清自己的故鄉在何方。在施天建以及鎮干部的幫助下,10月4日,黎羅妹回到江西省定南縣與親人團聚。

假日幫扶:訪出“蛛絲馬跡”

10月1日當天,施天建和同事陸錫陽等人放棄節假日休息時間,進村入戶走訪建檔立卡貧困戶。施天建一行按照計劃逐戶走訪,在八鳳村委稔橋村李自活家中,看到夫妻倆正在忙著採收蠶繭。交談中施天建獲悉,李自活一家獲得了建檔立卡貧困戶的建房補助,建了新房,還得到了相關的產業扶持,一家人的日子過得越來越好。

施天建翻看李自活的扶貧手冊,發現一個奇怪的地方:李自活愛人黎金妹在配偶一欄隻有名字,身份証號碼卻是空的。李自活稱,這是因為妻子沒有戶口和身份証,他們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幾年,連結婚証都還沒辦理,他也不知道妻子的老家在哪裡。

一旁的村干部也証實,二十幾年來,由於黎金妹的記憶力不是很好,反應也較遲鈍,交流也不怎麼順暢,村裡人也不知道她是哪裡人。施天建決定親自和黎金妹交談,看看能否從她的片言隻語中捕捉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深入交流:找到娘家地址

當問及“娘家在哪個省”時,黎金妹連續說了三四次,不僅村干部聽不懂,她丈夫李自活也聽不懂,但施天建聽她說得有點像江西口音,便試探地問:“是不是江西省?”同時有意識地在紙上寫了“江西省”三個字。黎金妹突然點了一下頭,用壯話說:“就是江西省。”施天建突然明白過來,他問黎金妹:“你剛才講的是江西老家的話?”得到肯定后,施天建意識到,黎金妹言語中近似的地名發音很可能就是她的娘家。

於是,施天建上網搜索江西省所有縣的名稱,按照黎金妹所說的近似發音地名逐個排查,當問到定南縣時,黎金妹又給出了一個肯定的答復,還連連點頭。目標被鎖定在了定南縣,繼續排查鄉鎮,最后,當“江西省定南縣龍塘鎮長富大隊”一行字連成一體出現在紙上時,黎金妹連連用壯話說:“就是,就是。”

經過差不多3個小時的艱難交流,施天建初步了解到黎金妹外出打工前江西老家雙親已故,家裡還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和一個弟弟。

一次偶遇:遠嫁千裡之外

在交流中,施天建還打趣地問李自活:“這麼多年,你把人家的女兒帶回來做老婆,還為你生了4個孩子,就沒想過要找一找她的娘家嗎?”李自活對此也表示很無奈:妻子表述不清楚,也不識字,加上自己文化程度不高,要寫信連個地址都沒有,導致二十幾年來妻子的娘家在哪裡成了一個謎。

李自活還向大家講述了兩人的相遇過程。1991年,年輕的李自活在廣東打工,他負責晚上守工棚。有一天,素不相識的黎金妹來到工棚,說要找和她一起來廣東打工的姐妹。但黎金妹說的既不是普通話,也不是廣東話,而是聽不懂的方言,李自活隻聽懂了一個“西”字,還以為是廣西。看到黎金妹尋人未果,李自活便讓她留在工棚暫住,這就是兩人相識的開始。1992年,兩人從廣東回到了露圩鎮以夫妻名義生活,這一過就是26年。

千裡圓夢:親人最終團聚

交流結束后,施天建查詢並撥打了江西省定南縣龍塘鎮政府電話。經過當地鎮政府查詢,找到了黎金妹家裡的親人,並最終確定黎金妹就是跟家鄉失聯了27年的黎羅妹。黎羅妹的哥哥、姐姐、弟弟都健在,他們曾多年尋找黎羅妹,但一直沒找著。二十幾年過去了,家裡人都以為黎羅妹不在人世,沒想到突然就有了她的好消息。

隨后,施天建又和江西定南縣龍塘鎮的紀委書記徐振華取得了聯系,共同商討安排雙方認親的相關事宜。10月4日,露圩鎮相關鎮干部陪護黎羅妹回到其江西省定南縣老家,與親人團聚。(譚唐 韋冰)

(責編:譚江波、陳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