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案件講溫情 不再為判而判

——看廣西柳城“清官如何斷家務事”

沈泉池 駱麗丹

2018年08月17日09:08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各種“家長裡短”剪不斷、理還亂,要想化解,頗為不易。在司法體制改革進入深水區、案多人少矛盾突出的特殊時期,人民法院如何更好地履行審判職能,維護家庭和諧和社會穩定?

面對上述命題,作為廣西家事少年審判改革試點法院,柳城縣人民法院積極探索,組建了一支專業的家事少年審判團隊,盡心盡力化解婚姻家庭矛盾,幫助更多家庭實現了“家和萬事興”的願望。

體貼細致 做當事人的“知心大姐”

“探視小孩是我的權利,你憑什麼不同意?”

“離婚時協議孩子歸我,我就是不想讓你看他。”

日前,在柳城法院家事調解室,一對離異夫婦潘某和覃某正激烈地“唇槍舌劍”。

潘某和覃某協議離婚后,雙方約定婚生子由覃某監護,潘某享有探視權。在協議履行過程中,潘某要求探視孩子,並將孩子帶走,覃某不同意,遂引發糾紛。

家事調解員羅燕妮詳細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后,從分析、情感判斷、調解、心理輔導等角度,緩解雙方的對立情緒,改變他們的心理認知。

最終,潘某和覃某就小孩探視權問題達成了一致。

“以前,法官審理離婚案件,通常是‘三部曲’:先是調解,調解不成就問孩子如何撫養﹔最后再問財產如何分割。”柳城法院家事審判庭庭長姚靜雲介紹,家事調解員調解角度更溫和、耐心,由他們助力家事審判工作,更易於打開當事人心結。

近年來,柳城家事案件數量以年均6%的幅度持續上升,案件類型也日趨多樣化。“很多離婚案件,最后都變成財產分割案件。”姚靜雲說,家事糾紛往往“定分”易、“止爭”難,隻重視財產處置,往往容易激化家庭矛盾。2016年至今,調解員參與化解家事糾紛的成功率高達80.1%,在家事審判良性發展中起到重要作用。

認真傾聽 全力化解當事人心結

2005年,溫先生與楊女士登記結婚,婚后育有一子一女。2017年3月,雙方以長期分居、性格不合為由協議離婚,楊女士自願補償溫先生3000元,兒子由溫先生撫養,女兒歸楊女士撫養。

然而,溫先生離婚后才得知,在他外出打工期間,楊女士與他人發生婚外情並於2016年底產下一子。2017年10月,溫先生以楊女士婚姻尚在期間與他人非婚生子行為侵權為由,向柳城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變更撫養關系,並索賠精神損失費共計8萬元。

這樣的案情,在承辦法官張敏的眼中,是一樁必須下工夫化解的糾紛。

在張敏的疏導下,自覺理虧的楊女士向溫先生道歉,並表示願意賠償其損失。然而,張敏認為,雖然法院可以通過判決直接給出結果,但無法化解雙方的芥蒂,也會對孩子成長造成影響,最適合的解決方式是庭前調解,幫助當事人打開心結,和平解決。

幾天后,張敏在家事案件調解室接待了溫先生和他的孩子。張敏陪著溫先生回憶孩子成長的點滴,分享養育孩子的甜蜜與辛苦。最終,溫先生與楊女士達成了調解協議。

剛柔並濟 做弱勢群體的“定心丸”

“我一定要跟他離婚!”今年5月24日,額頭帶傷的黃某,在柳城法院家事調解室哭著講述著自己的錐心之痛。

黃某的丈夫李某有濃厚的大男子主義思想,稍不如意,就會對她大打出手。她先后去找過當地村委會、司法所、派出所協調解決,但李某惡習不改。

一起參與調解的柳城縣婦聯副主席秦露瑩立刻電話聯系李某,讓他來法院一趟。

“我打自己老婆還犯法嗎?”見面后,李某氣勢洶洶。

秦露瑩不動聲色,平和地與李某聊起天來。她全方位了解了當事雙方的生活經歷、性格差異、家庭狀況后,又援引反家庭暴力法中的相關規定,結合家暴糾紛案例,告誡李某要承擔起家庭責任,做一個真正為家庭保駕護航的“大男子”。

或覺過錯,或受感化,李某竟破天荒地向黃某認了錯,並承諾以后善待家人,好好生活。

像這樣的案件,秦露瑩已經成功調解了近40例。她笑言,感謝柳城縣婦聯和柳城法院共同搭建平台,讓她有機會化解糾紛,回饋社會。

“家事糾紛化解不能隻靠法院‘硬調硬判’,而是將消除對立、恢復感情、實現和解作為解決糾紛的最終目的和價值取向,用社會化大調解的柔性手段實現法律的剛性要求,盡最大限度將矛盾化解。”柳城法院院長張華勝表示。

“審理家庭糾紛,法、理、情,一樣都不能少!”柳城法院副院長何騰躍介紹,在家事案件調解時,法院會充分尊重當事人意願,如發現需要對家庭關系現狀進行修復、對當事人心理創傷進行治愈和彌合的情況,法院會邀請具備心理咨詢專業知識的人士直接參與到訴訟活動過程中,協助法官對當事人進行心理疏導,盡可能稀釋負面情緒,以后無論是判決還是調解,也更能讓當事人信服。(完)

(責編:周雨樂、許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