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事唱山歌 以歌促和諧

鹿寨縣抓好非物質文化傳承的調查

2018年06月04日17:37  
 

“喜迎國際越野賽,金雞畫眉把口開。哥妹同把山歌唱,歡迎貴客古鎮來。”

“越野賽事馬拉鬆,線路選在大山中。國際選手大比拼,沖臨終點是英雄。”

“高溫熔爐出真金,越野賽跑出精英。賽出成績鼓斗志,結下國際友誼情。”

……

5月19日,一隊8名穿著民族服裝,或戴著歌王帽的山歌手,在向參加“2018鹿寨中渡古鎮國際越野跑嘉年華”大賽凱旋的選手用濃情山歌表達慰問。來自22個國家和地區的選手雖然很多人聽不出山歌內容,但是歌手們的熱情能讓選手們感受得到。山歌隊也構成當天賽場外的一道亮麗風景。

鹿寨有好歌 帶出歌滿坡

這些歌手們唱的山歌叫“平山山歌”,這是一種原生態雙聲部山唱腔的山歌,在廣西山歌中“一花獨秀”,2006年被列入廣西非物質文化遺產。

據記載,“平山山歌”是在明末清初時期,由民間山歌手張老溜傳入鹿寨縣的平山鎮、中渡鎮一帶,因為平山鎮和中渡鎮地處廣西有名的四十八 石山地區,所以“平山山歌”又稱“四十八 山歌”。山民們在峒場裡勞動、生活,常用唱山歌的娛樂方式來交流思想感情,他們勞動時唱、休閑時唱、求愛時也唱。高興時唱歡歌,哀傷唱憂歌。即使是親人離世也有唱幾天幾夜的,以此表達深深的思念情感。目前,不但民間的大事喜事都唱山歌,甚至政府工作需要山歌推進,用生動的方法推進工作,使各鄉鎮歌圩形成山歌一唱歌滿坡的態勢。

山歌擂台多 造就“山歌王”

“平山山歌”發展壯大,得益於鹿寨縣對這一非物質文化的高度重視和保護。

山歌是拿來對唱的,對唱就產生了“擂台”,廣西山歌擂台多,鹿寨縣山歌手從來不懼怕山歌“打擂”,該縣歌手在全區各大山歌擂台賽上,就摘取了多個“山歌王”桂冠,截至目前,該縣獲得自治區四星級“山歌王”稱號的山歌手有12人。

此外,該縣對獲得自治區級的“山歌傳承人”稱號的歌手,每年給予4000元傳承活動經費,對於獲得市級的“山歌傳承人”稱號的歌手,每年給予2000元傳承活動經費,這些經費主要用於他們上山歌課的開支。凡是被自治區大型山歌交流活動邀請出訪的山歌傳承人,縣文化部門給予其差旅費報銷。

唱歌環境好 歌圩就是多

群眾對於唱山歌的條件要求不高,隻要能有一塊聚集一兩百人的地方,就可以有山歌聚會。大家端個石塊,或者拿來鋤頭把,或者摘一把樹葉,都可以墊坐,一坐下來就能唱上半天山歌。目前,鹿寨縣的一些經常聚集唱山歌的地方,已形成了較為固定的歌圩。每逢集日,大家憑借通訊便利,互相打打電話、發發微信就聚集到歌圩來,想唱就唱,想嗨就嗨。

據悉,全縣比較活躍的歌圩有平山鎮的“石豆歌圩”“屯秋歌圩”,中渡鎮的“西眉山歌圩”“香橋歌圩”,四排鎮的“四排歌圩”,寨沙鎮的“寨沙歌圩”和鹿寨鎮的“長古嶺歌圩”等“八大歌圩”。今年初,平山鎮籌集150萬元,在鎮政府大院后院,大手筆修造了一個能容納萬人舉辦山歌活動的“歌圩文化廣場”,解決了趕集群眾對山歌文化的飢渴。

山歌進校園 今有傳承人

鹿寨縣的山歌發展也和其他地方一樣面臨傳承危機。總體看來,目前唱山歌的人群裡,大多數是五六十歲以上的群眾,年輕人唱山歌相對就少了很多。為了解決這一傳承上的危機,近幾年來,該縣文化部門與教育部門鼓勵學校開展山歌進校園活動,鹿寨縣第四小學、中渡鎮英山小學、平山鎮平山小學這幾所學校還成立了山歌興趣班,開設了山歌課堂。平山小學教師秦忠平是自治區級“山歌王”,他在繁忙的教學中,抽出時間編輯新山歌,讓學生傳唱,他編的宣傳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系列山歌,讓學生傳唱后,在社會上起到良好的反響。

歌手需培訓 緊跟新時代

過去人們的觀點大多認為山歌傳遞的都是傳統文化,遠離政治生活。為了糾正這樣的錯誤認識,該縣宣傳文化部門創造條件舉辦非物質文化培訓班,在培訓班裡對山歌手進行政治理論學習培訓,這些理論培訓包括其他政策法規常識,山歌吸收政治營養,歌手們得到理論武裝,山歌唱起來就不落后於時代了。(通訊員 賴建輝)

來源:柳州日報

(責編:陳露露、周雨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