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礦集團實現煤電鋁一體化轉型

2017年12月02日10:48  來源:中國經濟網
 

不久前,中國礦業迎來一大盛事——百礦集團有限公司與五礦有色金屬股份有限公司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將加強溝通交流,推進合作,共同推動合作項目盡快落地,實現互利共贏。

作為一家有60多年歷史的老牌國企,百礦集團由廣西百色礦務局有限公司改制而成。憑借背水一戰的決心,百礦全面啟動煤電鋁一體化改革,用短短14個月的時間就實現了一期項目投產的階段性成果,成功實現了由煤炭開採企業向煤電鋁一體化集團的轉型升級。

“在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過程中,國有企業一方面要夯實傳統優勢,做大做強主業,另一方面要緊抓新時代的歷史機遇,謀求創新,加快轉型。這既是國有企業的責任,也是歷史賦予我們的使命。”百礦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黃啟江表示。

生死存亡的關口

廣西百色市礦產資源極為豐富,尤其是煤和鋁土儲量頗高。依托這一優勢,在過去很多年裡,百礦集團一直以煤炭開採為主業,那也是百礦最輝煌的日子。

然而,隨著我國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加之國內煤炭產能過剩、新能源在能源結構中的佔比上升和進口煤沖擊等因素影響,國內煤炭企業普遍進入下行通道。

最嚴峻的情況發生在2013年。由於百礦開發的煤炭品種技術含量不高、附加值較低、同質化問題嚴重,市場當年便壓縮了三分之二以上,企業仿佛一夜之間就走到了生死存亡的關口。

“更嚴重的問題是,煤炭開採總有枯竭的一天。當時,百礦下轄幾大煤礦的採掘儲量隻剩下10多年時間,如果企業再不轉型升級,很快就沒出路了。”黃啟江說。

煤炭生意不好做了,好在還有鋁可作文章。

百色地區的氧化鋁產量一直維持高位,約佔全國總量的15%左右。但受制於產業結構、能源消耗及排放等問題,當地鋁產業整體發展滯后,除氧化鋁外,其他鋁產品非常匱乏,鋁土礦資源優勢並未有效轉換成產業優勢。

比如電解鋁。“同樣工藝的電解鋁,國外產品的成本約為9000元/噸,國內同類產品成本約為1.3萬元/噸,可銷售價格隻有1.1萬元/噸左右。其中,僅生產用電這一項可挖的潛力就不小。”黃啟江告訴記者,在電解鋁產品成本中,用電成本比重很大。而且,由於當地企業生產用電來自外地,用電成本居高不下,電解鋁產品必然缺乏競爭力。

“要徹底解決這一問題,必須將本地煤炭資源轉換成電力資源,通過煤電鋁一體化戰略降低生產成本。”黃啟江說。

破釜沉舟的勇氣

就這樣,一個“看起來很美”的生產閉環在黃啟江腦海中形成了——用自家煤礦開採的煤發電,並建造企業自己的電網﹔生產電解鋁需要的鋁土也自己開採。

可是,到了實操層面,一切真會這麼簡單嗎?當然不會。

事實上,全國不少電解鋁生產企業都知道,煤電鋁一體化戰略代表了行業發展方向。但是,真正能做到這一點的企業並不多。尤其是在並不富裕的百色地區,如此龐大的項目能否順利實施,大家心裡都有個“問號”。更何況,2013年的百礦,全部家底隻有十幾億元產值,賬面上的現金不到2億元。

黃啟江坦言,要建設30萬噸的電解鋁項目,整體資金需求約為55億元,以百礦當年的財務狀況來看,最實際的辦法是招商引資合作實施。

洽談的過程並不順利。“第一次關於煤電鋁一體化項目的招商洽談糟糕透了,氣得我那天一宿沒睡。我在百礦已經工作30年了,早已將這裡當作了自己的家。如果項目因此擱淺,這個家還有未來嗎?”黃啟江說,一次次失望后,一個盤旋在他腦中很久的念頭變得越發清晰,既然招商引資遲遲難以落實,轉型又迫在眉睫,為什麼不“搏一把”呢?

整合資源的智慧

黃啟江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后來連他自己都覺得過於大膽的想法正是成就新百礦的起點。當時,他向當地主管部門負責人提出自己實施煤電鋁一體化項目的想法后,當即便得到了認可,同時也獲得了相關政策支持。

不過,困難也顯而易見——百礦沒有足夠資金,而且從未涉足相關產業,既缺乏有色金屬冶煉加工專業管理人才,也沒有重大項目管理經驗。

那一刻,最強力的后盾“發威”了。在百色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百礦利用國家扶持政策,依托長期積累的良好信譽,解決了一部分資金問題。同時,通過預付定金和開放合作,引進施工單位和設備供應商先施工,並約定投產后逐漸還本付息。“利用這種新型合作模式和與之配套的金融支持,百礦以少量資金撬動了煤電鋁一體化項目,‘讓不可能成為可能’。”百色市副市長石國懷說。

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百礦集團僅用14個月就實現了2×350兆瓦自備電廠的點火發電﹔8個月后,年產30萬噸的鋁水工程就投入運行,比設計工期提前4個月竣工,刷新了國內同類項目建設速度的紀錄。該項目不僅成為廣西首個竣工投產的煤電鋁一體化項目,還構建起煤電鋁一體化的循環經濟發展新樣本。

為進一步延伸產業鏈,百礦集團還與上海交通大學合作建立“先進鋁合金材料聯合研究中心”,開展高端鋁合金、新型鋁基復合等領域的研究,推進百色鋁產業向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低環境負荷方向發展,加快建成“全國生態型鋁產業示范基地”。

“以傳統資源密集型產業為支柱產業的地區要尋求轉型,既要做加法,又要做減法。要打贏這場仗,真正將資源優勢轉換成產業優勢,不僅需要企業自身有破釜沉舟的勇氣,還需要有關部門給予一定的激勵扶持,同時還要建立容錯機制,讓企業放開手腳,擼起袖子加油干。”黃啟江說。

“在以煤炭為主業的時代,百礦集團曾開創了‘掘進採煤機械化、安全管理信息化、礦井管理標准化、融資方式多元化、員工隊伍專業化’的‘百色經驗’,成為中國中小型煤礦現代化礦井的標杆。這一次,我們希望通過煤電鋁一體化建立起新的‘百礦模式’。”百礦集團團委書記陶健海告訴記者,在此基礎上,百礦還要緊抓“一帶一路”建設機遇,積極實施“走出去”戰略。

“目前東南亞國家煤炭開發利用率普遍較低,這正是百礦集團的強項。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深入推進,百礦要加快技術和管理的輸出,幫助其他國家和地區提高資源開發利用率,產生更大經濟效益。同時,我們還要通過煤電一體化、人才優勢實現優勢互補,與項目合作方同步推動產業結構升級。”黃啟江說:“當百礦真正確立起自己在這些國家的技術優勢后,我們還將加大高端產品‘走出去’力度,進一步提升百礦品牌的國際影響力。”(梁劍簫 李 遠)

(責編:譚江波、許藎文)